洛倾华

爱发电 洛倾华

狂信徒

(神 方源x信徒 风天语)

夕阳西下,温暖的光芒洒落在古老的神庙上,悠扬的晚钟响彻在这片荒原上,信徒祈祷着神恩。

这座神庙在亘古之前便已存在,没有人能说得清它的年岁。一座座城池拔地而起,又消失在漫长的岁月中,而它依然沉默地屹立在这座荒原上,一如它最初被建造在这里一样。

而三个月前,这座古老的神庙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风天语风尘仆仆,不远万里来到了这冷寂的荒原,当他终于进入这早已被废弃了的神庙时,喜悦如潮水涌上了他的心头,他难以抑制地匍匐在神像前,吟唱着神名。

“我终于找到了您啊,吾主!”癫狂的面容呈现出似笑似哭的古怪神情。

风天语是一位炼金术师,而炼金术师大多都是无信仰的狂徒,风天语也不例外,他由于拒绝信仰天庭诸神而被逐出了家族。

但风天语并不在乎,对他而言,离开家族不过意味着收集材料麻烦了一点罢了。于是他在离开前,毫无顾忌地向长老吐了一口唾沫,讥讽天庭诸神不过是一群保守的老古董,然后迅速溜了。气的长老们胡子直翘,要不是他跑得快,长老们肯定会把他送上火刑架。

但这没有信仰的渎神者也终有一日遇到了要追随一生的神明。风天语虔诚地捧着这本被他的同行视为不可直视的禁忌之书,“原来如此,创造哲人石的真正关键在于灵魂,这才是我要信仰的贤者啊!”疯癫的炼金术师在看到这本禁忌之书的那一刻,就彻彻底底的沦为了祂的俘虏。

黑夜降临到这片荒凉的土地上,一切早已陷入了沉眠中,而风天语依然在向他无上的神明祈祷,对他而言,神便是他的一切,是他穷极一生所要追求的。

而这一夜,告死的黑鸦发出了不详的尖叫。

一队人影在暮色的掩映下靠近了神庙。冰冷的金光撕裂了神庙的大门,风天语供献给神的水仙花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灰尘。

“你们找死!”愤怒如火焰灼烧在风天语的心中,他怒视着眼前的入侵者。

但入侵者却冷笑道:“现在的术士都那么胆大妄为吗?连那种邪神都敢信奉,真是不要命了吗!”

风天语像是被激怒了,怒吼道:“你懂什么?吾主才是真神,天庭的不过是一群伪神。”随即,他扑向了入侵者,一场恶战爆发了。

鲜红的血液在神庙的石砖上蔓延,风天语无力的倚在石柱上,喘着粗气,而之前的入侵者如今已变成了冰冷的身体,正瞪着眼睛盯着风天语。

生命慢慢的从风天语身体中抽离,他的视野开始模糊,“真是无用啊,连吾主的神庙都守护不了。”风天语苦笑道。

他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,爬向了神像,“请宽恕我的罪过,吾主。”鲜活的生命走向了终点,无人知晓这古老神庙中所发生的一切,也无人再记得这位为他的主献上了一切的狂信徒。

神像虽经历过岁月的侵蚀,但依稀分辨得出这是一位姿容极盛的白衣少年,此刻祂正淡漠的注视着尘世的一切。


评论(2)
热度(33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洛倾华 / Powered by LOFTER